疫情或让茶叶在丹麦迎来重生-2022世界杯买球

世界杯买球方法首页  ››   ›› 

疫情或让茶叶在丹麦迎来重生

2020-06-30 12:31:14 来源: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茶产业委员 作者:亚历克西斯·伊丽莎白·凯伊

丹麦的茶文化很难定义。丹麦人从18世纪开始就一直在喝茶,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丹麦的茶史。在丹麦,关于茶的文章不多。事实上,关于丹麦茶史的唯一一本书是丹麦历史学家安妮特·霍夫写的《丹麦茶史》,该著作已于2015年出版发行。

17世纪20年代 茶叶进入丹麦

从中国茶叶第一次被带到丹麦,到现在为止有350多年的历史了。

丹麦是一个航海国家,最早出现的茶极有可能来自与亚洲贸易港口接触的水手手中。他也许并不知道如何泡茶,却将茶作为礼物送给了某个家庭成员。同时小陶罐和器皿开始出现在丹麦,这可能是水手旅行的纪念品。

1610年,第一杯中国茶在一艘荷兰船上抵达欧洲。目前尚不确定茶叶是如何进入丹麦的,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在丹麦首次销售的,但从安妮特·霍夫的研究来看,它似乎是由药剂师作为一种草药引进的。据说,丹麦药剂师在阿姆斯特丹购买了第一批茶叶,并把它们带回了丹麦。从1623年建在奥尔堡的詹斯·邦·斯滕休斯这座建筑的记录来看,1665年,一位成功的药剂师约翰尼斯·弗里德里奇接管了这座建筑,他拥有多套完整的茶具,包括茶壶、茶碗以及在他房间内发现的小茶罐,且这些都来源于中国。

1730年丹麦的茶饮开始兴起。1732年丹麦亚洲公司成立后,哥本哈根直接获得了从中国广东进口的茶叶。哥本哈根变成北欧一个重要的茶叶贸易中心,货船上装满了茶叶和瓷器。此时,绿茶正面临着来自更便宜的红茶的强烈竞争,这种红茶被称为bohea(译者注:一种红茶,原指产于中国武夷的上品,后来指一般红茶),因为它能够在从中国的长途运输中保存的更好。到1750年,绿茶的销售额就很少了。

今天,丹麦出售的大多数茶都是红茶。但是对特殊茶的需求有所增加,如早期收获的白茶、绿茶、黄茶以及乌龙茶、发酵茶和抹茶等粉状茶。

茶在丹麦的黄金时代

丹麦的茶叶黄金时代出现在18世纪下半叶。那时的哥本哈根,无论贫富,人人都喝茶。

富人们对中国的所有东西都很喜欢,许多家庭都用中国的家具、丝绸和瓷器装饰。穷人则很喜欢用中国生产的陶器喝茶。大家非常喜欢这种习俗,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走亲访友的时候不必喝酒。

到了1700年,专门经营茶叶和瓷器的商店开始出现在丹麦的许多城镇。到1765年,哥本哈根有34个茶店,到1787年,茶店数量达到了120个,几乎每个街角都有一个。

1689年,哥本哈根首次出现了茶馆,到1700年,5家茶馆注册登记,到1728年,共有12家茶馆注册登记。第一家茶馆在哥本哈根市中心最时尚的街道上开业。这些茶馆的出现带来了茶礼仪。丹麦戏剧作家艾玛·嘉德在哥本哈根翻译了一系列礼仪书籍,1918年写了《tact》和《tone》,这两本书指导大家如何在饭店或者茶馆里举止得体。

相比而言,今天的茶馆更放松,提供多种形式的茶体验,比如日韩的茶道以及中国功夫茶等。

咖啡浪潮使茶进入衰退期

1801年哥本哈根战役和1814年拿破仑的失败,导致了丹麦为丹法联盟付出了沉重代价,甚至一度破产,丹麦在茶叶进口方面已无法与英国竞争。1843年,咖啡在进口产品方面已超过茶叶;1850年,丹麦茶叶进口急剧减少。在之后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茶叶变成了定量供应。

茶馆要想继续经营下去就必须创造性地思考茶叶的替代品,如干燥的植物、草本、花卉、果树的叶子和干果等,用来稀释珍贵的茶叶,或用玫瑰果、苹果核和草莓叶替代茶叶。

1945年到1952年期间,许多幸存的茶馆在茶叶配给问题上一直挣扎。大量茶馆被迫关闭,只有少数得以生存。许多茶馆开始尝试在茶叶中加入草药、鲜花、香料等添加剂来吸引新一代年轻人喝茶。

60年代到70年代,茶包被认为是一种便捷的饮用方式,销量有所增加。但后来被发现茶包在热水的冲泡下会释放很多微型塑料颗粒,因此出现了反对茶包的活动。

保健功能受关注 茶迎来重生

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报道称丹麦线上的特色茶销量飙升,在丹麦喝茶的整体人数大大上升。这与丹麦民众对茶的保健功能的逐渐提升有很大关系。人们正在尝试用各种方式保持自己的健康,也愿意在茶的消费上付出比以往更多的金钱和精力。此次疫情导致的居家隔离反而让丹麦的消费者们有机会体验了在家泡茶的方式,并抽出前所未有的时间放松和品茶。

在社交媒体上,品茶相关的笔记、茶与食物的配搭正在热烈地被网友们讨论,甚至还有了如何沏茶和品茶的网络研讨会。

在丹麦,茶业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丹麦首届茶叶大师杯于2019年9月在哥本哈根举行,当时人们经过讨论认为在丹麦举办茶相关活动的前景是乐观的。奥胡斯大学农业系对设立丹麦第一个茶园也进行了相关研讨,相关部门正在计划设立一个试验性的茶园。此外,丹麦还计划成为欧洲种茶协会的成员,并希望能够生产少量的本地茶叶,这也会促进茶叶领域的教育和宣传。

(作者系欧洲茶叶学会副主席、丹麦茶叶协会主席, 吕心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