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红茶市场解读-2022世界杯买球

世界杯买球方法首页  ››   ›› 

2020年红茶市场解读

2020-07-07 14:07:04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 作者:本报记者 梁 妍

近日,《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记者远程采访了云南滇红集团、安徽祥源茶业、江西宁红集团三家茶企,以滇红、祁红、宁红的产销情况为基础,对2020年红茶市场进行解读,供读者参考。

降低疫情影响,价格浮动较小

我国红茶主产区主要包括福建、云南、安徽和四川等地,国内市场对红茶的需求量持续增长,促进了红茶生产积极性。据统计,2019年中国红茶产量约为30.72万吨,比2018年增长17.3%;红茶内销量约为22.6万吨,同比增长19.6%。

滇红是云南红茶的简称。凤庆是滇红的主要产区,也是全国十大产茶县之一,有34万茶农,茶园35.6万亩,每年生产茶叶3万多吨,茶叶已经成为脱贫攻坚农民致富的主要收入,茶产业也成为凤庆不可替代的优势产业。记者了解到,由于今年春季气温升温较快,雨量适中,凤庆的春茶茶叶品质较好。凤庆县委县政府出台措施保障制茶企业加速复产,尽力降低疫情对春茶生产的负面影响。

云南滇红集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小青树有机茶庄园副主任杨永泽介绍,公司采取公司 供应商 茶农 基地的模式,开秤的(收购)价格是每公斤70元。虽然疫情给茶叶销售带来了影响,但作为龙头企业滇红集团主动担当,及时把茶叶款兑付给农户,企业还为本地务工人员提供就业岗位,为疫情下保增收贡献一份力量。

祁门红茶是中国十大名茶中唯一的红茶,作为祁门红茶的主产区,安徽祁门县今年茶叶种植面积比去年多出3000多亩,全县茶园面积将近20万亩,产量在去年5000吨的基础上提高了10%左右。

“由于去年年底雨水少,阳光充沛,今年祁门红茶早茶的芽体明显粗壮,甜香味也好过往年。”祥源茶业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杨守法表示。但受疫情影响,祁门红茶前期采摘量较少,价格与去年相当,鲜叶的收购价为每公斤220元,茶叶价格大概在2000元每公斤。据祁门县茶叶交易市场统计,今年春茶采摘高峰期干茶的交易量大约为2000公斤,多以本地茶农采摘加工为主。

据悉,2019年,祁门县实现茶业综合产值37.5亿元,其中祁红加工产值13.7亿元,茶农人均茶叶收入5960元,祁门红茶连续十年获得“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十强”殊荣。2020年,祁门县将把祁红产业作为富民强县的支柱产业,建设高效生态茶园3500亩,确保红茶产量达5500吨,茶业综合产值突破40亿元。

宁红是江西修水县的名茶。早在1917年,宁红工夫茶经由上海出口,就有“宁红不到庄、茶叶不开箱”的褒奖。优良的品质、独特的风格,使宁红工夫茶驰名世界。2011年江西修水县委、县政府决定,引进浙江更香有机茶业开发有限公司对当地的修水茶厂进行改制,成立江西宁红集团有限公司。

2019年宁红产量达6400吨,产值15.34亿元,带动农户75000人,其中贫困人口4500人,带动农户年均增收3260元。

据江西宁红集团企划负责人黄小文介绍,修水县现有茶园面积18.7万亩,今年春茶投产茶园面积11万亩,今年春茶产量达5500吨。今年头茶采摘时适逢好天气,茶树芽梢萌发快、芽头好,茶叶品质非常好。受天气和疫情等影响,今年春茶产量有所下降,茶叶价格比去年略高一些。

4月28日,宁红集团首次尝试小程序直播,通过直播的形式打通农产品从乡间地头到城市的直接链路,借助微盟直播小程序以及多平台直播,三个半小时直播交易量突破520万元,累计吸引超120万人次观看。

宁红集团董事长朱丽俐表示,疫情之前,宁红茶的市场占有率达到65%,年销售突破1亿元。但疫情让线下门店销售疲软,春茶销量没有往年火热。“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小程序的优势,2019年8月与微盟合作让我们的压力没那么大”,朱丽俐说:“我做了24年销售,我知道卖货方式的风向要变了,线上卖货今后是大趋势。”

此外,宁红集团还通过朋友圈广告投放为直播引流,利用微信广告的大数据定向能力,锁定品牌目标客户群体,将目标客户从公域流量引入私域流量池中,有效缩短了种草路径。

红茶市场兴起,问题逐渐凸显

据东北证券统计资料,2019年11月—2020年4月,淘系电商平台(指淘宝c店、天猫商城、天猫国际和全球购)各茶类累计销售金额从多到少依次为:红茶,16.39亿元;乌龙茶,16.06亿元;普洱茶,15.44亿元;绿茶,13.16亿元;白茶,7.48亿元;黑茶,1.38亿元;黄茶,0.15亿元。

红茶在电商平台创造出亮眼成绩,让红茶产业从业者倍感欣喜。随着产业的逐渐扩大,红茶市场的问题也日益突出。记者通过采访,汇总出当下红茶市场面临的四大问题。

第一,质量意识不强。红茶市场的兴起,让各地茶企看到了良好的发展前景,部分茶企盲目跟风,投机炒作现象逐渐显现,加上消费者对红茶质量的甄别水平不高,成为制约产业稳定发展的隐患。

第二, 原料基地欠缺。目前,全国已有很多茶区都在生产红茶,其中不少为绿茶主产区域,这些产茶区中有些未建立红茶的专用原料基地,亦未种植适制红茶的茶树品种,直接采用绿茶品种进行红茶生产,从而影响最终产品品质。

第三,工业化水平有待提升。由于底子薄、规模化程度低、标准化加工水平低等条件制约,红茶加工仍面临劳动力紧缺、 作业能耗高、生产成本持续增加、特色新产品开发相对滞后、质量安全水平不稳定、产业集中度低等诸多问题。且我国加工技术的智能化、定向化调控较为欠缺。在自动化和连续化生产方面仍与印度、肯尼亚等红茶生产国存在较大的差距, 品质形成机理的研究仍需进一步深入。

第四,红茶企业面临全面更新升级压力。不同领域研究进展不一,一些新技术、新设备和新产品等虽已开发成功,但还处于实验阶段,离大规模产业化应用还有一定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