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门一脚,万里茶道还要做什么?-2022世界杯买球

世界杯买球方法首页  ››   ›› 

临门一脚,万里茶道还要做什么?

2021-07-27 10:27:01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 作者:本报记者 赵光辉

作为世界茶叶的发源地,中国也创造、形成了丰富的茶文化遗产,从17世纪初到20世纪初的中蒙俄万里茶道其中之一,被誉为跨越时空的“商业文明壮丽史诗”。进入新世纪,不论是湖北学者对羊楼洞历史的研究,还是武夷山、安化等地举办的万里茶道市长论坛,都在推动着万里茶道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工作、研究和开发工作。2019年,国家文物局正式将“万里茶道”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使申请“世遗”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7月8日,由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联合主办首届“万里茶道申遗”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办。来自全国8省区市相关专业人士围绕推进万里茶道“申遗”和相关研究展开深入讨论。综合来看,要从三个层面提升“申遗”工作质量,为万里茶道最终的成功入选做好准备。

技术层面:按照世遗《操作指南》推进申报

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院长王宏新说,万里茶道“申遗”,因其时空跨度巨大,是“史上难度最大的申遗工程”,需要我们系统谋划、科学规划、统筹推进、分步实施。在此万里茶道申遗需要发力之际,需要大家一起推动万里茶道申遗成功、推动文旅发展在内的商业文明复兴。

在茶行业,在万里茶道沿线节点城市,大家对“申遗”的价值和意义都比较认可,也习惯按照“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思路,希望借助万里茶道的申遗来推动文旅、促进经济。但从技术层面讲,这里有一个专业技术门槛和开发先后的问题:即我们首先需要按照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的要求,组织落实好申遗工作;在此基础上,第二步的文化经济开发工作才好有序推进。

在这方面,河北省张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现云的观点很有代表性。他说,第一点,万里茶道申遗,是物质文化的,其它非物质都是补充。物质文化就是指不可移动文物,是申遗的重点。其他非物质的只能作为补充,不能作为申遗的指向出现。第二点,按照《世界文化遗产操作指南》规定,地方政府是申遗主体。第三点,申遗的具体细节要求。万里茶道有诸多节点,说万里茶道是网状的,也没问题。但是在对外输出时,不要求定具体的线路,比如说经过某村、某镇。以张家口为例,不要写“张库大道”,要写万里茶道某某段,总之需要在大的统一框架之下规范进行。

他说:推进申遗工作,需要让各地方政府找相关县区和相关的市直部门认可相关“保护管理规划”,后报到省文物局,省文物局到国家局备案,返回有实际操作性的内容,推动万里茶道申遗工作。

组织层面:需要各地协调、规范化操作

多年来,《茶周刊》一直关注万里茶道申遗工作。万里茶道涉及8个省区市,在各个方面都存在着需要从组织层面进行协调,以形成合力的问题。中国商业史学会副会长张维东,也是万里茶道专业委员会主任。他说,2019年3月国家文物局正式同意将“万里茶道”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遗产点45处。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一个新起点。万里茶道申遗迈入了规范化操作、稳步推进的轨道。但是,万里茶道研究和申遗推动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研究队伍比较分散,缺乏合作交流。没有国家级的研究机构和著名专家学者作为领头羊,也没有列入国家级重点课题持续推进,研究成果不够系统,质量参差不齐。二是学术研究和申遗推动工作发展不平衡,“温差”比较大。比如申遗点,内蒙古的多伦是漠南草原一个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商品集散功能的重要节点,但是没有纳入名录中去。三是现在的学术研究和申遗推进工作中不同程度存在地方主义倾向,过分强调自己地方的地位及价值,抢第一、摆唯一,具有片面性。四是缺乏与俄罗斯、蒙古研究机构及其专家学者之间的对接与交流。万里茶道申遗同样要同蒙古、俄罗斯合作。

从目前存在的这四类问题看,各地政府间的协调合作是必不可少的。也只有解决了上述问题,万里茶道的“申遗”工作才能做好“临门一脚”的关键一环。

令人振奋的是,7月16日,在福州开幕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项目顺利通过大会评审,成为我国第56处世界遗产!泉州的成功无疑是对“万里茶道”申遗的鼓励,也值得万里茶道申遗工作好好学习。

观念层面:从新的坐标和关系中研究、定义

万里茶道的最终申遗成功,离不开沿线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引导,各相关单位的积极有为、规范造作;也离不开更加新的观念、更加开阔的视野。在这个较长时间的过程中,需要各方面加强对国际大环境的关注和研究,并将对万里茶道文化遗产的研究开发,应用于服务当代、服务经济、服务文化、服务大众。

杨治武是山西省文化旅游专家咨询委员会特聘专家、山西省文化旅游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他认为研究万里茶道,应该把握三个关系:第一,万里茶道与民族融合的关系,这是一个新的视角。第二,万里茶道和整个世界商业文明史的关系。当时通过万里茶道,把我们文明的触角以商业的形式伸向了欧洲。中华民族其实不仅是通过万里茶道、丝绸之路,还一直通过很多种方式在对外交往。所以要研究万里茶道和世界商业文明关系。第三,万里茶道在新时代,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背景下,它和新时代的关系是什么?都值得重新研究和定义。

这一点也与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的初衷不谋而合。2020年10月,北京师范大学成立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聚焦全球治理与领导力、气候变化、生态文明、教育发展和文化旅游等五大领域开展跨学科研究,以打造有国际影响力的新型高校智库,为增强国家软实力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显然,万里茶道在研究院涉及的五大领域,可以找到多个落实点、结合点。所以,万里茶道的申遗,意味着开启了更多连接历史、着眼未来的新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