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浩天:以“技”服人的新农人-2022世界杯买球

世界杯买球方法首页  ››   ›› 

贾浩天:以“技”服人的新农人

2021-09-16 10:36:46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作者:□  本报记者  朱文轩  通讯员  谢砚秋

人物档案

贾浩天,江苏省东台市时堰供销合作社副主任,时堰供销合作社飞防大队队长。从平面设计师到植保无人机飞手,从人夫到人父,无人机成了贾浩天人生中几个重要时刻的见证者。

贾浩天在为飞防作业做准备。受访者供图

农田广袤,秧苗青青,向着天际线的方向铺展。在江苏省东台市时堰镇的农田里,最后一批晚稻已经开始扬花。

凌晨4点,贾浩天已经从睡梦中醒来,准备按约定的时间与队员们在田头集合。“到10点左右大家就不愿意接受无人机打药了。”贾浩天说,当下正值水稻扬花期,稻花会随着地表气温的升高逐渐绽开。上午10点左右正是花开的时间,无人机在作业过程中桨叶不断旋转会产生较强气流将花粉吹散,如果继续作业则会导致水稻减产。

“新”农人贵于“新”

带着金属框架眼镜,脚下踩着一双当下年轻人都追捧的篮球鞋,连头发都修剪有型,一丝不苟。如果不是他口中念念有词,恐怕不会有人将眼前这位打扮入时的青年人与水稻、农业社会化服务、无人机飞防这些内容联系在一起。

贾浩天原本在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任设计总监,在一次工作中接触到了植保无人机。年轻人对新鲜科技总是好奇的,贾浩天也不例外。几次尝试之后,贾浩天对无人机的操控已经基本掌握,这时学会使用无人机对他来说还只是个“兴趣爱好”。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出人意料,而对于贾浩天来说却是情理之中。

“现代化农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无人机飞防的使用会是一个大趋势。”贾浩天说,随着人工费用的提高,用工难、用工贵等问题逐渐显露。相较于无人机植保飞防,人工作业不仅耗费的工时更长,对水稻的损耗也更大。“同样是对1000亩地进行作业,使用无人机只需要一天半就完成了。而人工作业大概需要5到6天,不仅耗时长、成本高,人在田地中的活动还会对秧苗造成伤害,带来损失。”

2017年,是贾浩天在接触无人机后迎来的第一个转折点。这一年,贾浩天来到了时堰供销合作社,成为了一名无人机飞手。

从衣着光鲜的办公室白领,一下子变成面朝黄土背朝天每日与各种农作物打交道的农人,贾浩天却适应得很快。“我们购买无人机后,厂家是提供培训的。”贾浩天说,或许是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比较强,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后,他就正式成为了一名新农人。

“新”农人重于“心”

在工作中,贾浩天会把自己的所学分享给队员。他会给队员们细细讲解作业时哪些障碍物要注意避开,稀释农药时的浓度配比和无人机怎样设定间距和路径。

“除了我以外,我们还有4个队员,年龄都在55岁左右。”贾浩天介绍,一支人均年龄50岁的无人机植保大队,每天早上4点半左右开始准备作业。贾浩天和队员们就这样披星戴月地穿梭在时堰镇的田块之间,守护着时堰镇的粮食安全。

科技改变生活,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对生命的认知。新技术的出现,也将人们从简单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贾浩天表示,虽然队员年纪较大,但是做起无人机飞防却都不含糊。“只要按规划好的田块进行飞防作业,他们都能很好地完成作业内容。”

与大多数返乡创业的新农人不同,贾浩天自小生活在城市,与农业接触甚少,家人亲属也鲜与农业打交道,家人对农业的了解更多源自于贾浩天的口中。

民为国基,谷为民命。来到供销合作社从事农业工作后的贾浩天深谙此中道理。“我一直都告诉他们从事农业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工作。”贾浩天的家人虽从未质疑过他选择了农业,但也对贾浩天能否胜任这份工作提出过疑虑——年轻的贾浩天能够以“技”服人吗?

家人的顾虑被贾浩天用实际行动一一打消,在时堰供销合作社飞防大队,无人机在作业中出现技术故障,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贾浩天。“除了需要更换配件导致的机器故障,其他的我基本都可以解决。”贾浩天自豪地说。

今年4月,贾浩天又多了一个身份——父亲。新生命的到来总是让人充满喜悦,在工作中,贾浩天素来与农户们交好,有得知消息的农户按照当地习俗给孩子包了一个红包。拒绝再三无果,贾浩天只得将此作为转年飞防作业的费用,第二年继续尽心尽力地为农户提供服务。“‘三农’工作总是需要人来做的,我只不过是做了分内的工作罢了。”

今年,贾浩天和队员们为时堰镇82户农户提供了无人机植保飞防服务,飞防作业亩次4万余亩。

“藏粮于技”,关键在人。正是贾浩天这样勇于挑战的新农人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同时,提高农业质量和效益,帮助农户们鼓起了“钱袋子”。